子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糖炒板栗下,木子归兮,子亓,御宅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其实木子棠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失控了,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只是看见栗林夕在舞蹈室里面起舞,看着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一种莫名的感觉就慢慢涌了上来,但之前栗林夕教过自己怎么控制情绪,她控制着控制着,等到栗林夕送走所有,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就嘣的一声断了,她失控的把栗林夕按到墙上,随后就自然而然的人做出了一系列事情。

白日失控爆发了一次,后面又经过一些性事,身体早就撑不住了,因为肉核被蹂躏过,洗澡时流水时不时冲击到肉核,酥麻快意从上面衍生到穴中跳蛋的位置,虽然跳蛋没有动,但一颗比例不小的异物存在着脆弱的穴中就非常的不适,细微的感觉抽动从下面慢慢的跳动。

涩意一点点堆积、挤压,然后爆发出来,明显有别于水流的液体从腿心中出来。

栗林夕看着因为水流而泄了的木子棠,摸了摸头:“这么敏感?”

声音中带着低低的笑意,她虽然从一开始接触木子棠是为了活下去,但接触后的确很喜欢这孩子。

虽然自己的命绑定在木子棠身上这件事让她很不快,本来最开始以为木子棠会因为情绪做出反社会的事情,想必本人也是一个不太好相处的人,没想到和曾经了解到反社会人员这么不同,她很可爱。

木子棠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身体自己是了解的,虽然平日里情欲上来的慢,但是一旦高潮后就很容易因为外部刺激而再次高潮。

这是她在于栗林夕几次教学中得出的,之前有过因为不断高潮而不得不中途停下教学喝水的情况,可能是百日里自己的失控,让栗林夕有了变化,才会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调笑。

木子棠紧紧抱住栗林夕,手扯开浴袍系着的带子,头埋在栗林夕肩上,慢慢蹭开已经淋湿且没有带子束缚的浴袍。眼尾不经意中看见栗林夕脖子上一片片斑驳的好像带有瘀血一样的吻痕,不,应该是啃咬的痕迹。

眼神暗了暗,收回视线,看向被自己蹭开的,没有遮掩的,带着水珠的白皙肌肤,吻了上去,慢悠悠张开口,咬了下去,果然这个地方也要带上自己的痕迹才好。

正在给木子棠清洗的栗林夕一个激灵,锐利的疼痛就从肩膀上袭来,给木子棠清洗私处的手,一个没注意,下了重手,指节磕了上去。

“嘶,你属狗嘛?”

肩膀的力道没有收回,还是在啃咬着。

“怎么,你想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美妻柔雪被楼上邻居无情干爆

lord丶云

安全感

一剑无风叶不落

功夫皇帝逍遥游(功夫皇帝艳福星)(全)

剑星

我的姐姐是大演员之风骚冷艳的女家教

MC王大锤

异世界生物餐厅App(总攻/NP/人外)

哭泣的月石